凱爵啤酒官網
唐先生:13974916452
產品介紹

一千個不甘平凡的故事之:我竭盡全力,只求能站在場上

我以前不愛寫作,有動筆的功夫,不如多看兩本小說。

也沒什么天賦,初二那年語文老師舉辦過小說比賽,不限體裁字數題目,任由學生發揮,結果我的文章被老師批語一派胡言。這讓人很不服氣,難道中學生就不能嘗試解答:“我是誰?從哪里來?到哪里去?”

后來參加中考,學校電路故障,全班抱著鋪蓋,在籃球場睡了一夜。那晚星光璀璨,我們悄悄說話,帶著耳機聽歌,為了鼓舞斗志,整夜單曲循環《相信自己》和《出神入化》。等第二天進考場,感覺自己將踏上人生巔峰,卷子發下來后,我想這一定是夢……

開弓沒有回頭箭,確定落榜后我一個人出門散心,家人怕我想不開,被強制開導半天。我和他們討論,決定放棄復讀。這時鄭州有所學院發來3+2的通知書,我對里面的信息技術很感興趣,可它一年要兩萬學費,上不起。

我跟著老爸去工地學技術,開車修車洗衣服做飯。當時在湖北鄖西,那有許多白礫石,我們任務就是用挖掘機把它從山道挖出來摔碎,聚成堆后裝車拉走。

因為工作比較危險,老爸很少讓我做,那幾個月我躲在樹蔭底下玩手機,再也不擔心有老師檢查,經常在樹上一躺半天,聽著轟隆隆的摔石聲看書。

時間一久,生活便乏味起來,尤其是陰雨連綿的日子,我和老爸在床上一躺一天,他很舒坦,我不痛快。總覺得哪里不對,可又說不出來,只能安慰自己:這不正是你想要的嗎?多清閑自在,要學會知足,知足常樂。

過完年后,鄖西的工程結束,我們冒雪趕往天河,那里南水北調正搞得如火如荼。拖車載我們到村莊時凌晨一點,沒有人接,電話也打不通,司機收完運費就走,留下我和老爸在外面苦等。

當時天寒地凍,旁邊又是河流,我冷的發抖,鼻涕怎么也擦不完。老爸抱來一堆干柴說咱們烤火!我高興極了,也跑去樹林抱干柴,等回來時發現火還沒點著,老爸表情似哭似笑,他問:“你有打火機嗎?”我懵了,從未感到生活如此荒謬,我們家沒人吸煙,更不會帶打火機。

從那以后,我無論去什么地方,箱子里都會裝打火機,哪怕再繁華的地方,也帶著它。

在天河最早和監工住在民居,每天開山修路造梯田,從天亮做到天黑。那個監工很討厭,凡事都要占便宜,而且堅決不讓我工作,理由是浪費時間,做的事還不夠油錢。老爸私下讓我去開,可我并沒領會他的好意,反而覺得厭煩,羨慕同樣輟學的伙伴能在城市工作。

天河工程完結后,老爸因病提前回家休養,我獨自住在廢棄的辦公樓里,負責看管老板機器。這的村民因為南水北調搬走了,方圓數里就我一人,白天還好些,等到天黑會很怕,尤其是遇到狂風暴雨樹木摧折的夜晚,極度的恐懼讓人瀕臨崩潰。

好在一個月后終于接到老爸電話,他讓我收拾行李回家,下樓時我頭也不回。這鬼地方破門爛窗風聲凄慘,沒水還常停電,怎么至今沒人來拍電影?我都快住到把自己當男主角了。

▽▽

回家后沒有事做,朋友們各奔東西,只有我悶在家看小說視頻,偶爾哄下妹妹。那會兒覺得她很煩,整天跟著我,還給老媽打小報告,像個特務。直到有天讓她出去玩別打擾我看書,才突然意識到:搬家十幾年,附近的環境你還不清楚嗎?她能去哪里玩?像你一樣看螞蟻搬家手貼在墻上等長大嗎?

撲面而來的悲傷讓人喘不過氣,我絕不容忍同樣的事在眼前重演。從那以后,我開始主動陪妹妹玩耍,逗她開心,講許多童話故事。她喜歡被舉高高,要坐肩上,或讓我背她,老媽看到會很生氣,我就帶她到遠遠的地方,一邊當馬騎,一邊吟誦唐詩宋詞,講述往年的故事。

等老爸又找到新工地,叫我先去上班時,我像往常一樣,煩躁又無奈地答應下來。可在離家那一刻,妹妹躲在門后哭泣,我心如遭重擊,生平第一次想要撕裂胸膛,咆哮出聲:怎么會這樣?我怎么會落到今天這個地步?難道這輩子都要像老爸一樣,眼睜睜看著兒女哭泣卻無能為力?

什么也不在乎時,我懶散頹廢,自詡半個神仙,對這世界冷眼相待。可當我真正在乎的人受傷時,熊熊烈火在心頭燃燒,它炙烤著靈魂,用五內俱焚的痛苦告訴我:你是個廢物。

以前我不在乎被說廢物,凡事逆來順受,還自以為是懶得計較。但真的想反抗一下、認真計較時,現實便露出血淋淋的獠牙來。

初中畢業、農民身份、沒有技術、關系為零,一條條本不在意的標簽,像泰山壓頂般砸在身上。輟學兩年,我不可能再回去上學,想未來和家人在一起,除了自己開店做生意外,進工廠是最好的方法。

于是我和老爸爭吵,他堅持讓我把技術學通學精后再去工廠,我明白他的用意,但不接受。

技能全精如老爸,為人處世比我強萬分,在工地做半輩子也不過是個師傅,還沒把孩子教育好。前車之轍后車之師,我不能走他的老路。

▽▽▽

老媽見我出門的意向堅定,就在家里托人打聽,得知舅舅在福建鞋廠工作后,打電話通知我去晉江投奔他。剛開始我負責做模具,不幸被燙傷后轉到底部加工,負責刷膠水和點壓鞋底。

鞋廠年輕人很多,每天晚上回宿舍,常聽到他們討論哪個女工最漂亮,有沒有男朋友。而我就趴在床上看書逛論壇,那時的天涯已經不景氣了,但還有些人才,像苦大仇深小馬甲、陌上緩緩龜、放小二的牛等等,我從他們身上學到很多,開始思考起未來的人生規劃。

廠里工作很累,但時間一久也習慣了,每天上班下班吃飯睡覺,直到某天舍友們討論將來想做什么,我才猛然驚醒過來,仿佛有聲音在心底嘆氣:“你還記得自己來這的目的嗎?”

“我想升學。”宿舍里面一片寂靜。“打工沒前途,我后悔輟學了,不知道哪里有夜校,我在書上看過,好多工作的人都讀夜校。”

沒人知道夜校在哪,我做到年底,和朋友聚會時發現浙江有家化工廠,員工待遇非常好,包吃住還有五險一金,后一項在工地簡直是天方夜譚。和家人溝通后我再次回到福建鞋廠,收拾好行李就走,沒人勸我申請辭職,他們知道那有多麻煩。

化工廠的日子十分安逸,上班還有無線網,員工們沉迷手游,領導們熱衷賭博。這里不需要奮斗,你一眼就能看到自己六十歲的模樣。家人對此表示欣喜,這種穩定的工作再好不過,可我不喜歡,感覺像被關進籠子的野獸,勉強做滿三個月,因為態度問題被勸退了。

離職后我無所適從,該做什么呢?工地不可能,電子廠不想去,鞋廠和化工廠已經做過了,還有什么廠比較好?

我每天去人才市場,牌子上的待遇看得人激動萬分,但緊跟著的招聘要求又讓我抬不起頭來,文憑技能經驗,我一個都沒有。

一次次面試,一次次失敗,化工廠的宿管催我趕緊搬走,家里人打電話讓我努力工作,將來用公積金買房。壓力從未如此巨大,我整日躺在床上,看太陽升起落下,感覺天旋地轉,身體不斷墜落,想自己是不是快死了?死了也好,這世界太苦,我不活了。

那會兒也想過自救。我冒充高中學歷去鞋廠應聘文員,因為刊登的要求我自信能做到,唯一的困難是它必須要高中以上學歷。

等踏進工廠,初試順利通過,人事部帶我去見廠長,半路上正巧遇到。廠長氣勢逼人,問我是不是高中生,我頓時慌了神,結結巴巴地說自己上過兩年,因為某些原因輟學了。然后廠長干脆利落的請我出門,他們只招參加過高考的學生。

我失魂落魄地回到宿舍,管理員話里帶刺,說你明天再不走人,一切后果自負。災難接踵而至,我麻木到沒有反應,倒在床上打開手機,在知乎搜索職業話題,點開一條又一條回答,明知是無用功,可我需要雞湯。

▽▽▽▽

“我像只趴在紗窗上疲憊的蒼蠅,前面就是廣闊的世界,我知道這紗窗上一定有一個破洞我可以鉆出去,只是我不知道這個洞究竟在哪里。我找不到,我害怕在我還沒有找到的時候我已經垂垂老矣,再也飛不起來。 ”

無論用多少華麗繁復的詞匯,也不能形容我看到這段話時的反應。世界變得渾濁不清,我再也忍受不住,像條垂死的野狗,哀嚎痛哭,這些天、這些年,我的委屈、掙扎和煎熬,終于找到宣泄之處。原來這世上,有同樣痛苦的人不止我一個。

我不顧一切向作者發去私信,他用過來人的經驗,告誡我路該怎么走,夢想和工作又該怎么選擇。看到回復時,就像盤古開天辟地,整個世界明亮起來。原來那些讓我痛不欲生的大災難,竟然這么容易解決!

我完全聽從作者告誡,放下面子身段,先去找份簡單的工作,然后攢錢買電腦,試著練習自己想做的事情。一旦放下面子,工作立刻就找到了,我去某家地產公司做保安,每天站四小時崗。不過這正合我意,站崗期間可以用來思考這幾年的經驗教訓,規劃未來的人生。

家人發覺我做保安后,很是生氣,要我辭職回家開挖機,別讓人家笑話。我對此置之不理,他們見硬來不行,又勸我多想想前途,不能因為清閑就一輩子做保安。我告訴他們等年底回家有考學的打算,爸媽一笑了之,誰也沒把它當真。

這時我已經出門三年了,以前的同學在準備考大學,而我卻想回去考高中。有時看到鏡子里神情疲憊的青年,連自己也會低聲嘲笑:“回去上學?別丟人了。”

笑著笑著,眼淚就下來了。

等到元旦,我提前辭職回家,想和父母好好溝通。結果很失敗,他們說你成績不好,又過了三年,如果你真想上學,以前怎么不好好學?現在太遲了。我無力辯駁,只能一遍遍重復:“你們說過,只要我想上學,隨時都能回去,你們說過的……”

父母有種神奇的力量,可以把情緒輻射到孩子身上。我在嘉興工作時制定的規劃書,回家后再也沒讀過;曾經下載的教學視頻,回家后也不再重溫;甚至于在家人的批評聲中,我懷疑自己是不是異想天開,以為大城市的勵志故事能在全國通用?

第二年我在全家祝福中,跟著老爸去貴陽修高鐵,后來又到采石場,石場老板是湖南人,酷愛吃辣,廚房的伙食要用開水泡一遍,把里面的辣椒和辣油過濾掉。這兒經常加班,伙食又不好,老爸的胃病很快犯了,他想讓我盡快學精技術,好接他的班。可我不想,我想回去念書,我想朝九晚五周末雙休,我想有足夠多陪伴家人的時間,我,我想改變命運!

記得有天晚上,老爸胃病發作,在床上翻來覆去。我問他要不要緊,結果引爆了積壓多年的怨氣,老爸指責我對工作態度消極、整天渾渾噩噩,也不向誰誰誰學習,看人家多上進。我反駁他說我也很上進,可惜你們不準,既然你們不準,就別扯我不上進。他氣得說不出話,好半天才憋出一句:“你怎么成現在這樣了?”

我蜷成一團,默默流淚,無聲地說:“爸,我已經看不到希望了。”

▽▽▽▽▽

兩個月后,老爸胃病嚴重起來,不得不回家調養,我被他送到安徽碧桂園,生活安穩無事,雖然會因為學徒時間過長被人嘲笑,好在我自己也不把它當回事,抽空在知乎上寫篇回答,當做放松的手段。

直到有天收到私信,某家公眾號申請轉載尿毒癥那篇回答,表示會付五百塊稿費,起初我根本不信,把他當做騙子。即便支付寶真收到五百塊后,我還是心有疑慮,覺得他想放長線釣大魚。然而什么也沒發生,對方發表了那篇文章,并請我多多投稿,說字里行間有打動人心的力量。

打動人心的力量?再三詢問后,小編說你有寫作的才華,建議往這邊發展。確定不是假話后,我欣喜若狂,還有什么比跌到谷底,卻憑借寫作一飛沖天的青年更勵志呢?

金鱗豈是池中物,寫作就是我的風云!

多年的苦讀和思索終于有用武之地,我筆耕不輟,憑借手機打出幾十篇故事,把它們發到知乎,那會兒我時常在評論里遺憾地說:“知乎問題太少了,好多故事沒法傳上來。”

隨著寫作次數的增多,點贊和求轉載的網友也越來越多,自信跟著膨脹起來,以為自己乃是天才,只要專心寫作,鐵定青史留名。

于是和暗戀多年的女生聊天時,我腦子一熱決定告白。直接被拒后,我告訴她自己在努力寫作,將來一定會成名,希望能有她在身邊陪伴,女生表示祝福,然后下線了。

盡管寫作不能幫人增長魅力,但從中獲得的贊揚、鼓勵和滿足,都是現實中少見的。我對此著了魔,恨不得二十四小時沉浸在幻想世界。這樣的直接后果,就是整日心不在焉,別人叫我要喊兩次,不然聽不到。

等年底回家,領導鄭重警告,再這樣下去,公司不會要你。我意識到必須要在工作和愛好間選擇一個,不然兩個全都會失敗。在翻閱諸多知乎回答后,我決定趁著年輕,效仿思特里克蘭德,去實現自己的夢想。

過完新年,我帶上幾年的積蓄,躲在南陽城中村,打算犧牲兩年時間,埋頭寫作,把這些年反復推敲錘煉的故事發到網上。如果兩年后還不能靠稿費養活自己,我就放棄寫作,死心塌地的回去打工。

那時的言行舉止,都帶著破釜沉舟的味道。學校回不去,工廠沒希望,工地不想做,面對現實這頭怪獸,才華是僅有的武器,我把寫作當成救命稻草,心情比堂吉訶德更悲壯,身邊人除了無視就是阻礙我,那就和他們決裂,我要背死一戰!

四月一號那天,我效仿張國榮,在空間發說說:“愚人節,最后一個玩笑:從今天起,我將與世界背離!”沒有人回復,可能好友們認為這太二了,但在我的想象中,這是絕筆信。

城中村的生活艱辛又寂寞,我租了間二十平米的房子,頓頓青菜煮面,加黃豆醬調味。白天在房間梳理大綱埋頭寫文,晚上去超市買批發處理的瓜果蔬菜,路上也不忘思考劇情發展。

由于住的地方較遠,買菜時為節約時間,我常從師范大學經過,每次踏入校園,看到同齡人輕松自在地聊天打鬧,去教室上課,會很羨慕,甚至自漸形穢。

每當這時,就會想起那句話:你現在所流的淚,都是當年腦子里進的水。心在刺痛之余,也會激起斗志:我不信命運會因為一次錯誤就此注定,我不信這輩子就是重走父輩的老路,我不信自己一生平庸,百年后連子孫也不記得姓名!

然而在創作方面,斗志不代表成功,盡管我每天打字十幾個小時,起身時骨頭咯嘣作響,還是沒什么人看。當我抱定打持久戰的同時,家人再次在網上發來消息,他們已經知道我四月份辭職離開,懇求我能回家,這當然不可能,好在他們沒有我的新手機號,也免除了被打電話的麻煩。

但在內外交困下,我的小說崩壞到一塌糊涂,老爸威脅要報警,妹妹說因為你咱媽高血壓犯了,老媽發來語音:“我快病死了,你連看一眼我都不愿意嗎?”

我靠在墻上,無力地笑。知子莫若母,她總能找到我的弱點。如果連重病的母親都不在乎,那現在的奮斗還有什么意義?我想讓大家幸福快樂,而不是一個人。

回去后沒人提我出走的事,他們無微不至的關懷著,抱怨我對自己太苛刻,瘦到皮包骨頭。我把這些年的思想轉變告訴老爸,說到最后險些流出眼淚,老爸沉默不語,很久后告訴我:“去上學吧。”

這時候,離我畢業那天,已經五年了。

我不再堅持讀高中,人言可畏,即使自己不在乎名聲,也要為家人考慮。相較于高中,中專不但也能升學,還可以學門技術出去工作。最重要的是,家里人有理由說我是想學電腦才去上中專,而不是想考大學。

我是如此的熱愛大學,以至于曾獨自走遍南陽每所學校:師范、理工、工院、醫專。進去后也不說什么,只是默默走著,從東南到西北,從天亮到天黑。

那些結伴而行的學子,不會知道這世上有些人,已經不可能和他們站在同一起跑線,我們竭盡全力,只求能站在場上。

▽▽▽▽▽▽

再回學校時,一切喧嘩與我無關,一年學完所有課程后,老師特批我跟著畢業生提前工作,等對口升學開始再回來考試,我很感激她。

期間我又遇到那個女孩,她說自己在家無聊,想找人出來唱歌,于是我過去了。不料她那天感冒,路上嘔吐不止,我送她去醫院看病,又買許多甜點,然后分別時她說你不要這樣,以后別再見了。

我很憤怒,不明白到底做錯什么,一度想去她家當面對質,但在公交發動時放棄了,何必刨根問底呢?生活已經如此艱辛,我只想大家過得好些。

回家后我努力練習做圖,為出門應聘做準備,老師打來電話,讓我和她一起,帶著學生們去廣州實習。

有趣的是,當他們排隊面試美工時,我卻意外看到另一份招聘運營的告示,仔細閱讀工作內容后,我覺得自己可以試下。當老板眉頭皺起問你為什么應聘這職位時,我仿佛又看到當年的廠長,他們氣勢驚人的相似,但我不年輕了。

“我有信心。”在一番面不改色的談話后,老板當場拍板,讓我從運營助理做起,熟悉全套流程后接管公司店鋪,我自然應允,第二天便和老師同學道別,在公司附近找間房子住。

就這樣,我每天早上八點起床,洗漱做飯,吃完下樓趕公交。九點前去公司打卡,見到同事時點頭問好,然后趁開機的空閑喝茶聊天,等總監來后開始工作,晚上六點收拾東西回家,生活簡單而充實。

只是,每當路過工地,或者看到身著廠服的年輕人時,我總會放慢腳步。那些年的經歷像電影般在腦海回放:從學校到工地,從工地到工廠,從工廠到保安,從保安到寫手,從寫手到學生,他們或頹廢或掙扎或哀嚎或絕望,一個個站在遠方,而我則微笑著,和他們融為一體。

假如生活欺騙了你不要悲傷,不要心急憂郁的日子里須要鎮靜相信吧,快樂的日子將會來臨心兒永遠向往著未來現在卻常是憂郁一切都是瞬息,一切都將會過去而那過去了的,就會成為親切的懷戀。



分享到:
地址:湖南省長沙市雨花區高橋大市場華雅國際財富中心22層
CAMRA BEER  版權所有湘ICP備17021217號
聯系人:唐先生
聯系方式:139749164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