凱爵啤酒官網
唐先生:13974916452
產品介紹

凱爵夜貓子:千萬不要寄給我你婚禮的請帖

當火車緩緩停靠在站臺時,我倚在車廂的窗戶邊看外面的雪白世界,終于明白拒絕了機票而選擇十幾個小時的臥鋪火車,是多愚蠢的決定。出發時候那點不知名的情懷被長時間離開地面的漂移感消磨殆盡,現在只渴望雙腳站在大地上。

我開始理解九零在電話里罵我的話,三年來還是死性不改,折騰別人折騰自己。

我提著輕巧的旅行箱走下站臺,單薄的呢子大衣在周圍裹著厚厚羽絨服的人群中格外扎眼。在南方生活太久,看著手機屏幕上零下十幾度的北方城市,連這第一次看到的雪國都沒有欣賞的欲望,在內心崩潰以前身體已經崩潰了。

跺著腳四處張望,看見了不遠處一個西裝革履胸前戴著大紅花的人,比我更扎眼,心想著這迎親都跑到火車站來了,也真夠奇葩的。視線轉而在人群里繼續搜尋,卻發現大紅花正向我走來。

“歡迎光臨,我的南方姑娘。”大紅花站在我的面前。

我看著他,愣了幾秒鐘才回過神來。“好久不見,九零。”

可不是嘛,簡直就像上個世紀的事情。他打量我一眼說:“看來我的判斷沒錯,你冬天確實比夏天漂亮。”隨即把一件羽絨服披在我身上。

我把手伸進衣袖感受傳說中相當于十幾度的羽絨服,竟然感覺這是今年來最溫暖的時刻,抬頭扯一把他的領帶說,你倒是春夏秋冬都一副衣冠禽獸的樣子。

他指著胸前的大紅花說,平時損損我也就不怪你,但無論如何今天我是最帥的。

我白了他一眼,趕緊走,再貧你這婚就不要結了。

九零嘿笑了一聲,接過我的旅行箱向出站口走去。我四處張望,只有他一個人。

我和九零在夏初相遇,夏末告別。他曾經告訴我,他無意中看到我一張冬天的照片,覺得像雪地里一只小白兔。我說這也太奇怪了,我們南方城市根本沒有雪,他說那冬天一定要去一趟你的南方城市,看看沒有雪的冬天是如何長出這種小白兔的。

事實是這話說了以后我們就很少聯系了。偶爾提起也是被瑣事纏身,工作忙到昏天暗地,說相聚的話都成了客套。從某個夏天分別后,我們始終沒能夠見上一面。直到這個冬天收到了他的微信邀請函,我第一反應是從桌子成堆的文件里翻出了日歷,已經三年多沒有見面了。

手上的日歷還沒放下他的電話就打過來了。“信子,我要結婚了。”

我一面驚訝一面罵他,什么時候勾搭上妹子也沒吱個聲,這么就結婚了。

“相親,一眼瞄上了,就結唄,再說也不小了。”

我頓了頓,還是開口問他:“那,方方呢?”

“喲,你還記得她啊,她還老跟我抱怨你忘記她了,這些年都沒有聯系過她。”

“你少來,這些年我也沒聯系過你。”“她也來。”九零的話戛然而止。

我掛掉電話,看向窗外,南方城市少有的陰沉,初冬的風被辦公室巨大的落地玻璃窗擋在外面。

相隔多年,我們的性格依然是自來熟,也沒有因為長時間的斷層而感到尷尬,我心里稍稍安心了些。我和方方勾肩搭背走向酒店,她本來比我矮一個頭,加上高跟鞋,我摟著方方像是媽媽摟著女兒。

九零皺著眉頭看著我們說,信子太不厚道了,見到我連個手都沒握,跟方方簡直就娘倆兒了。

方方踢起路旁的積雪,一團雜夾著紅色禮花的飛行物在九零的西裝上砸開了。

他連忙擺擺手,不鬧不鬧,我這還要當新郎官呢。她冷笑兩聲說,你還知道自己今天是新郎官啊,吃這個醋。九零瞪了一眼,沒來得及反駁就被背后的聲音叫了過去,我們循聲看去,是新娘在和我們打招呼。

在來的火車上,我曾想象過新娘的樣子。九零曾經說過,他一定會找一個興趣相投的人結婚,至少有想法個性,不至于和他在一起完全沒有話題,因而我感覺新娘可能知性成熟。后來在車上看到婚紗照,一副俏皮可人的樣子,覺得可能性格活潑熱情,但是萬萬沒想過他的新娘是這般嬌小的模樣,甚至聲音有幾分羞澀。

九零摟住新娘說:“這是我媳婦兒。”

方方上前一步和新娘擁抱,偷偷給我使了眼色。我也上前去擁抱新娘,還說,聽說九零對你是一見鐘情的啊,真好。

新娘顯示出些許驚訝,挑著眉毛說,一見鐘情確實很美好,但我們也要花很多時間去了解對方,就比如說我都不知道趙光還有個名字叫九零呢,你們一定是認識他好多年的好朋友吧,等酒宴結束我可要好好跟你們交流一下呢。

我和方方面面相覷,雙雙看向九零,他正轉過頭和不遠處的領導打招呼。

從門外一路走來都是氣球扎花夾雜著大紅喜字窗花,西不西中不中的婚禮,但求大氣喜慶熱鬧。我和方方在酒席中間找到自己的位置,一看居然還是親友團,越發覺得這婚禮俗不可耐。

方方愣著笑了笑,拉著我坐下來。我環顧四周,親朋滿座的二十多桌,都是結對閑聊的人,臉上無一不掛著流光溢彩的笑。坐在我旁邊的兩位老奶奶估計有點耳背,扯著嗓子相互交流。

這小子好福氣,娶到小雯這么好的媳婦兒。左邊白發老奶奶邊剝花生邊看向新娘說。

“是啊,當年要不是他家老趙去什么青海那山旮旯里把他拉回來,他一輩子也沒這么好福氣。”右邊稍微年輕的老人帶著欣慰的笑,繼續說,“這幾年長大了,知道報答他老頭,老趙現在逢人就講兒子出息。”

我明顯感覺到方方渾身抖了一下,動作僵硬了幾秒,自言自語,什么青海那山旮旯里,呵呵。

服務員開始上菜,我扯了扯桌布,用茶壺里的水把兩個人的餐具洗了一遍,又工整地擺在面前。

方方一直不看我,好幾分鐘之后,她放下手機起身小聲說,她去趟洗手間。

在明顯加快的腳步聲遠去后,我終于松一口氣,雙手撐頭揉了揉太陽穴,瞥見桌子上亮起來的手機,屏幕上溫婉的女人坐在一把吊椅上,精致的花藤纏繞吊繩,伸出來的小藤條被懷里的小孩子扯住,身后是溫文爾雅的男人看著鏡頭,眼睛里滿是祥和。

我低下頭看桌子上酒杯里的氣泡,一顆一顆浮上來用肉眼看不到的速度炸開。在我數到第七顆的時候,九零在我背后輕輕拍了一下說,北方菜不合南方姑娘的口味嗎?

“沒有,沒有。”我抬頭看他,舉起酒杯,新婚快樂。

他笑笑,看著已經倒下的方方說,這貨一直不夠意思,簡直沒拿我們當過朋友,結婚都沒叫我們,現在我結婚她連個酒都沒和我喝就提前倒下了。

我的喉嚨里有什么東西卡住了,鈍痛的感覺。趕緊把手中的酒倒進嘴里,卻連這一口酒也堵在喉嚨里了,噎得我眼淚快要流下來。朦朧里看了一眼他身邊的新娘,一副超脫世俗的清純模樣。

九零一個勁夸我依然好酒量,客套幾句吃好喝好就和新娘繼續敬酒去了。

我轉過身搖一搖方方,她無力地擺擺手,嘴里含糊不清。我感覺頭也有些暈了,想起身去一趟廁所,手卻使不上力氣撐起自己。方方忽然伸手拉我,也沒抬頭呢喃著說:“我一直以為今天的新娘會是你。”

用盡力氣終于撐起自己,我聽見酒杯掉落到地上的聲音,尖銳的碎裂聲在嘈雜的喜宴上沒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

我頭暈目眩,就近拿起一杯酒,自己跟自己干杯。


分享到:
地址:湖南省長沙市雨花區高橋大市場華雅國際財富中心22層
CAMRA BEER  版權所有湘ICP備17021217號
聯系人:唐先生
聯系方式:13974916452